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深网|港股独角兽周年记:折翼的小米美团能否再成资本宠儿?

2019-07-30

[摘要]为什么高科技企业境外上市潮在2018年年中引爆?上述国内大型投资银行负责香港证券业务的高管说,做投资跟农民种地差不多,种子播种后,经历了成长期,现在庄稼成熟了就该收割了,TMT行业也是如此。

腾讯《深网》作者 薛芳 耿荷

2018年7月12日,位于香港中环的港交所,其狭窄的扇形台摆上了四面铜锣。9点30分,8家内地公司代表手握包裹着红布的大锤,同时敲响铜锣,此景被舆论调侃为“内地上市公司太多,港交所锣都不够用了”。

这是一年前港股上市狂欢中的一个场景。德勤统计显示,香港2018年约有208只新股上市,融资近2866亿港元。而小米和美团是港股上市潮中新经济企业中的明星。

7月9日,小米港股上市一周年,也适逢小米限售股的第二次解禁。小米的股价与其创始人雷军上市初畅想的“买入即赚一倍”相去甚远。与去年刚上市相比,当下小米的市值几近“腰斩”。唯一的好消息是,成立九年的小米最近进入《财富》杂志评选的2019世界500强名单。

美团目前在港股市场的际遇比小米相对好很多,但中间也曾遭遇大跌,直到7月4日,美团股价冲上其上市以来的股价最高位——70港元,市值4000亿港元。

总体而言,小米和美团上市这一周年,与其最初上市时承担的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市场期待相比,表现平平。小米和美团作为去年港股上市中备受关注的两只独角兽,为什么没有突出表现?盈利的小米和当下亏损的美团,资本市场的态度缘何不同?

不完美的上市时机

2018年7月9日,小米正式以17港元/股的发行价在港交所上市,对应市值约为539亿美元。而关于小米的估值,从上市传闻之初,最早传出估值高达2000亿美元,到估值千亿美元,然后又到七八百亿美元……

小米估值之所以争议很大,主要分歧点在于小米是家手机硬件公司还是家互联网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小米从创立至今不足8年时间,共融资9轮,累计融资金额超过15亿美元。自小米在2014年遇到经营危机之后就再也没有向一级市场寻求过融资。

对于小米而言,资金并非其发展桎梏,雷军也曾表示五年不上市,但遭遇了手机销售数据滑铁卢并艰难重回一线后,其背后投资方不再有耐心,谁能保证未来还有更好的上市时机?

在小米上市前,2018年6月25日,美团递交了上市申请书,目标估值600亿美金。

美团成立于2010年,美团的成长史就是不断给自己宣布对手的历史、拉手网、大众点评、携程、饿了吗、滴滴打车,美团的无边界扩张如火如荼。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美团有约3.2亿活跃用户,400多万商户。

美团招股书显示,在现金储备方面,美团2017年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4亿元,短期投资(理财资金)为258亿元。业内人士给美团算过一笔账,到2018年,美团账上能用的可能只有30多亿美金。而30亿美金只够它这一年用。

要么从一级市场拿钱,要么从二级市场上拿钱。盘点美团的融资历史,这些年美团在一级市场上的融资的额度超100亿美金。

有投资人曾告诉腾讯《深网》,2016年美团点评合并后的首次融资,非常坎坷。当时他们曾把融资方案推荐给国内的投资人,但第一次国内的投资人并不买账,后来他们又重新了做了融资方案,国外的投资人和国内的投资人共同投资。

此前,王兴曾对上市一事并无热情。但在2018年下半年,美团的上市变得更容易理解。

据公开媒体报道,美团港股IPO前,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注资,但是没有成功。媒体曾报道,美团有意从私募基金那里以40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30亿美元,但美团后来否认。

而美团之所以选择在二级市场上市,背后的原因是一级市场的退潮。

易凯资本CEO王冉在2018年7月份向《创业家》表示:“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至少减少50-60%,甚至可能减少70%-80%。募资越来越难,(国内)GP们势必开始珍惜子弹。”

为什么小米、美团和众多的新经济独角兽当时会选择港股?

某大型投资银行负责香港证券业务的高管告诉《深网》,“主因是2017年香港交易所做了很多不同的改革,同股不同权是很大的推动力。港股做出修改调整之后,如果中国公司选择海外市场,最好的地方就是在香港。”

该人士对港股做出这番解读的语境是,2017年12月15日,港交所宣布了三十年来最重大改革——允许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这一改革将使港交所接受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

此前,港股被业界称为全球估值最低的市场。2015年,A股大放异彩的时候,香港的基金经理悲叹,香港主板上市的估值,没有A股同类公司高。因此,对境内的互联网企业来说,赴港IPO缺乏吸引力。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上市规则改革成为境内企业赴港的催化剂和动力源。对于科技互联网创业者来说,公开IPO最好的选择就是美国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以及港股。

恰逢其时,港股的改革可谓是向境内高科技企业抛出了橄榄枝。专注于港股咨询、智通财经CEO张欢告诉《深网》,改革后港交所对科技企业和医疗企业都是拥抱态势的。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深网》,美股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看重的科技企业,第一最好在美国有对标公司,第二最好是该业务线的龙头老大,其在美股才能享受尊宠。

2018年6月30日,拼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说明书,这家明星电商公司成立至今尚不到三年时间。分析人士指出拼多多在美股上市,对标的是正阿里。

为什么高科技企业境外上市潮在2018年年中引爆?上述国内大型投资银行负责香港证券业务的高管说,做投资跟农民种地差不多,种子播种后,经历了成长期,现在庄稼成熟了就该收割了,TMT行业也是如此。

中国高科技企业2018年扎堆港股上市潮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是,二级市场危机情绪正在蔓延,创业公司普遍担心错过此次上市时机后赶上新的资本寒冬。“二级市场危机情绪蔓延、比如纳指已经连续上涨十年了,市场走向可能会改变。”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表示。

“很多二级市场基金经理对这波上市潮也不理解。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大家的恐慌情绪。投行们跟创业者吹风说能2018年上就不要2019年上,能赶到7月份就不要等到9月份。所以,才有了恐慌情绪的集中爆发,大家都是被推着往前走。”

“科技企业在上市的过程中,还出现了上市公司的早期股份被抛售的事情,”郭如意说,“卖股份的都是早期投资人,比如某公司估值600亿,500亿先出点货,先收回一些投资成本”。

这反映了和很多基金经理、散户一样,投资人对公司上市之后的股价没信心,上市“破发”也成为常态。而事实上,这种资本市场的担忧也一直蔓延到了今天。

以优信二手车为例,在2017年1月G轮时,优信融资5.1亿美元,估值约36亿美元;其IPO前最后一轮融资约2.5亿美元,估值约32亿美元,截至6月29日,优信的市值跌至25.54亿美元。

行情既然如此不好,一直目标估值1000亿美元的小米,为何宁愿接受539亿美元的估值也要搭上资本市场的班车?当然,不仅仅是小米,还有美团、映客、猎聘、爱奇艺等等。

翻翻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史,就会有了答案。1999年,中国三大门户赶上了美股上市的末班车,虽然遭遇了互联网泡沫,但好歹是活了下来,而当时尚未上市的chinaren,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卖给搜狐网,多一个融资通道,就多了一重安全。

概念股去泡沫化

上市,往往也就跨越了企业的生死线。因此,2019年的港股市场,依然是行情高涨,风景这边独好。

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2019年上半年中国内地及香港IPO市场回顾与前景展望》报告指出:2019年上半年港股市场出现一番新景象,数量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但由于以主板新股为主导,融资额不跌反涨。

2019年上半年港股新股市场,上市新股数量为76只新股,融资额为695亿港元。而在2018年上半年,这个数字是101新股,募资总额为504亿港元。但对于小米和美团来说,依然是冰火两重天。

光点资本合伙人符正告诉腾讯《深网》,美团是靠外卖这种高频的产品切入,然后切入一些低频的产品,如电影票和出行;而小米从手机硬件切入智能家居,这两家公司的的业绩和其公司的基本面有很大的关系。

小米集团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未审计财报。财报显示,小米一季度经调整净利润为20.8亿元,同比增长22.4%;一季度营业利润36.1亿元人民币;一季度营收437.6亿元人民币,市场预估417.6亿元人民币。

其智能手机业务,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服务业务和国际业务均有所增长。但从整体营收来看,标榜互联网公司的小米其互联网服务在其总营收的盘子中占的比重依然不大。

财报显示,小米2019年一季度的互联网服务营收为42亿元人民币,仅占总营收的9.7%,远低于智能手机和IoT产品业务所占比重。当硬件增长遭遇瓶颈时,“互联网收入”是硬件厂商发展的重要风向标。

不过,尽管现在小米互联网收入占整体收入占比不高,但是互联网收入毛利占整体毛利近一半。在《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榜单里,也依然把小米定位为一家“互联网服务与零售”公司。

过去的一年,小米拆分小米与Redmi品牌,双品牌运作,5月17日,小米宣布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全面负责中国区业务开展和团队管理,前任总裁王川转任大家电业务部总裁。

此外,资料显示,今年以来,小米累计回购次数已达22次。而自今年6月以来,小米累计回购次数就多达19次,合计回购股份数量达10553.8万股,回购总金额超10亿港元。

即便如此,小米股价缘何一路下跌?

香港某中资机构策略师告诉《深网》,“港股作为离岸市场,以机构性投资者为主,内地A股以散户投资为主,港股投资者的偏好是较为审慎,对于盈利能见度高、有基本面支撑的板块或个股会较为重视。”

“小米及美团两者相同之处是同股不同权,但不同之处是小米已有盈利。虽然小米目前估值已较发行价低得多,雷军经常派发数以十亿元的股份,不断摊薄其他股东权益,这是市场所忧虑的。”

投资IPO,即便是基石投资者,也不保障上市后的表现,小米是个例子。“参考最近港交所披露的部份董事行权纪录,他们不断行权,行使价只是0.25港元,但他们可以用9.76港元卖出,成本非常低,基本上在任何的价位卖出股份都会大赚。而且小米又是同股不同权,即使雷军不断抛售股份,也不影响他在小米的控股权,因此小米股价自上市后一路向下。”该策略师认为。

此外小米早前回购股份,一方面用公司资金回购,一方面董事在市场减持。如果管理层是看好前景,理论上要以自有资金增持,而不是通过公司资金回购。

一位香港市场基金经理告诉深网,小米这家公司难以只用基本面研究,因为还有太多前期的股权未行使。在他看来,美团虽然也有董事行权,但行权数量少,而且大股东没有获发大量股份,相比于小米,美团的股价总体来看,有跌有涨。

3月11日,美团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美团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为198.03亿元,毛利为44.81亿元,经营亏损为37.35亿元;全年收入为652.27亿元,毛利为151.04亿元,经营亏损为110.86亿元。财报发布后,美团股价在当天大跌11.12%。此后,美团的股价亦是起起伏伏。

5月23日晚间,美团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集团营业收入191.7亿元,同比增长70.1%;其核心业务的经营利润率改善和亏损收窄,美团本季经调整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和亏损净额分别为4.59亿元和10亿元,其中EBITDA首次转为正值。

相比而言,2015年到2017年,美团分别取得了40.19亿元、129.88亿元、339.28亿元的收入,在亏损方面,经过调整亏损净额后,美团在2015年-2017年的亏损数据分别为59.14亿元、53.53亿元、28.53亿元。

2019年一季度美团的财报成绩单发布后,股价上扬,7月4日,美团股价到了70.5港元/股,而美团上市时的开盘价是69港元/股。

不仅仅是小米美团。去年7月13日上市的51信用卡,其股价从发行价8.5港元跌至一年后的3.93港元(7月12日收盘数据),股价惨遭腰斩。业内人士指出,在互金行业平台暴雷频频的背景下,市场上极端的悲观情绪持续笼罩在以51信用卡为首的互金行业头上。

同样,去年7月上市的映客,股价比上市时下跌了60%。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崛起对直播的影响尤为强烈,用户、使用时长、广告主将资源都加速在流失。

小米和美团等公司香港上市这一年的表现,其实是资本市场去泡沫化的一个过程,知卓资本合伙人杜欣对《深网》表示,“前几年货币超发,流动性过剩,给一些概念股造城了很大的泡沫,小米和美团的上市只是给资本市场交了一张差强人意的成绩单,而上市一周年的表现则体现了市场消化这些泡沫需要一个周期。”

“这些公司股价表现不好,离不开市场整体不佳的拖累,但主要影响因素还是上市时定价高和公司基本面业务不理想。”一位香港外资对冲基金分析人士在接受《深网》采访时候表示,这些已经上市的新经济公司表现不佳,也必然会影响到接下来新经济公司上市的估值。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